确梁

言之确确,誓不负约

虔诚(1)

除夕发虐文我是不是脑子不太好……


虔诚(1)

第三人视角

【王源视角】

1.
  虔诚。
 
  这是我看到刘志宏吻千玺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回荡着的词。
  虽然这两个字正经得一点都不符合天龙哥清奇的脑回路,而且我也一直很奇怪我当时的内心OS不应该是跟弹幕一样,狂笑着呐喊哈哈哈哈我家女儿长大了这才在一起多久都敢主动吻老幺了要不要拍一张给他们留下甜蜜的回忆之类的云云么。
  可我当时的的确确是这么想的。
 
  闷热的夏天,刚练完舞的T恤湿得都能挤出水。我猫着腰,扭着身子,眯着眼睛,使劲往出练习室时故意留下的门缝里看。因为重心不稳,大半个身子都粘在王俊凯身上,惹得他满脸嫌弃。
  却是始终都没有推开我。
 
  我看着刘志宏轻手轻脚地跪坐在躺在地板上摆成大字型睡死过去的易烊千玺身旁,看着他拿出纸巾轻轻地、一遍一遍地擦干他脸上的汗,看着他取出小风扇摆在他身旁。
  我看着他在只余下风扇声音的练习室里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他的脸。
  我看着他缓缓地、缓缓地俯下身,将唇附在他的唇上。

  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吻另一个人能如此虔诚。
  我当时下意识地在心中感慨。
  但再仔细一想,好像也不是第一次。
  是第三次。

  第一次是老王有一次吻我的时候,我突然想睁开眼看看。睁开眼睛后,王俊凯也跟着睁开了眼。看着他眼里的光,说句矫情的,我真的觉得自己这辈子都逃不掉了。
  彼时我脑子还从未想过虔诚二字。

  第二次是撞见千玺偷吻刘志宏。那时他们还没有知道对方的心意,傻不拉几地都以为自己是单相思。刘志宏一向是个害羞的主,就想着将想法放在心里。老幺虽然自制力强,但终究还是忍不住,趁着刘志宏睡着偷吻他。
  可怜千玺到现在都不知道天龙哥是如何知道一切的。

  不同的人,不同的面孔,却是一样的虔诚。
  虔诚得不含一点欲望。
  虔诚得似心甘情愿将自己的全部献与对方。

  我扭头看向王俊凯,轻轻用手指挠了挠他的手心,他先是一愣,下一秒就笑开了,和个傻子一样。我再扭头看向刘志宏和易烊千玺,他还在吻着他。

  当时我就想,他们俩一定会像我和老王一样,一起走完一辈子。
  Lifetime.

2.
  Forever.

  Fornever.

3.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第十五遍。

   刚练习完的汗水不断地从额上流下,机械的女音一点点将我拖入冰冷的地窖,狭小闷热的储物间里空气渐渐殆尽,窒息感慢慢地在身体中扩散。

   再次放下手机,再次按下为首的名字,再次放到耳边。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第十六遍。

   我抬头,茫然地看向身旁的王俊凯,他也和我一样,将手机举起又放下,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这个动作。感受到我的目光,他也看了过来,同样的无措毫无防备地被我看尽。
   却下意识地抬起手,缓缓放在我的肩头,带着安抚意味地轻拍两下。

   可是恐慌是猛兽,早已吞掉我的理智。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歇斯底里地冲他大吼:“我在打电话,你打什么啊!肯定是因为你在打刘志宏才接不到我的电话!”
   他看着我,良久,眸中闪出几分水光。他拿着手机的手无力地垂下,可另一只手人执著地轻拍着我的肩头。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第三十九遍。

王俊凯再次拿起了手机,可这次,他按下了另一个电话。
我侧头去看,手机屏幕上亮着两个字:千玺。
意外的是,对方很快就接了起来。
却没有声响。

王俊凯小心地打破沉默:“千玺……你没事吧?”
良久,手机那头传来了声音:“你觉得呢?”嗓音低沉暗哑如同鬼魅。
“你能找的到刘志宏吗!”我扯着喉咙冲着王俊凯的手机喊。
“王源,”王俊凯按下免提,易烊千玺失去气力,几近麻木的声音显得这个狭小闷热的房间尤其空洞,“我不想找。”
   
“况且,他不想让我找到,我怎么找得到。”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第四十四遍。

“易烊千玺,”我近乎咬牙切齿,“你他妈的别给老子放屁!找不到就接着给老子找!”
“两个电话,两个啊,他都没有接。”近乎呢喃如同孩童般的自言自语。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第四十七遍。

机械的女音让我觉得冰冷万分,易烊千玺无力的声音更让我觉得绝望,可房间里却偏偏闷热到窒息。我拼尽气力到双脸涨红地冲着王俊凯的手机吼道:“两个?就打了两个你就他妈放弃了?啊!”
吼完我就没了力气,缓缓闭上了眼顺着墙滑下,瘫坐在地上,只觉得头嗡嗡地疼。
耳鸣之中,我隐隐听到了易烊千玺的声音。

“王源,你不知道,你不懂……”

一副身躯缓缓地贴了上来,一双手臂用力地抱住了我。隔着湿透的衣衫,我能感受到他用力跳动的心脏,以及落在我肩膀处滚烫的液体。
我吃力地掀开眼皮。泪眼婆娑之间,我看到面前的王俊凯皱着眉,很难看的样子。我下意识的伸手去摸他的脸,湿漉漉的。
“王俊凯……”我沙哑着喉咙唤着他。
他已然明晓我的心思,后背上的手勒紧了三分。

他说:
“王源,我知道,你一直觉得,千玺和志宏虽然相爱得比我们晚,但是一定能和我们一样相爱到老。”
他说:
“王源,我知道,刘志宏的离开让你害怕,明明那么确定会一直在一起的两个人却分开了。”
他说:
“王源,我知道,你忍不住想,我们会不会也和他们一样分开。”

他说:
“王源,相信我,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
“相信我,他们也会像我们一样,只是……多了一些磨难与困难。”
我听着他的话,缓缓抬起手将手机放到耳边。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第五十一遍。

我闭上眼,伸手抱住他,手指死死地攥住他的衣服,像是濒死的人拼尽余力抓住一块浮木。
我说:
“王俊凯,我信。你说的,我都信。”

4.
    我抱着膝盖坐在森林深处的湖旁。
    将一块石掷入湖中央。
    看着石沉入湖底,无声无息。

    但求回音。

5.
    八点,我和王俊凯到达公司,习惯性地走向舞蹈练习室。
    推门而入,看到易烊千玺正对着镜子练习着,身上的白色T恤已然湿成半透明状。
    王俊凯皱了皱眉:“千玺,我记得你的飞机是凌晨两点才到的吧?看你这衣服……你几点就来公司了?”
   “六点半,睡不着。”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低低地应道。

   三人之间没了话语,一声不吭地练起了舞,偌大的练习室里只有音乐声和鞋底在木板上摩擦的时候声音。
   镜子里的我们都像是用尽了全力,一个简简单单的甩臂的动作都要甩到快要脱臼为止,且都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地将两脚相撞,继而将自己的身躯狠狠地撞向地板,然后又似不止疼痛一般站起继续跳舞。
   尤其是千玺。

   我们都不约而同地相信着身体的劳累与疼痛能够让我们停止去思考某一些事情。

   过了好久,我和王俊凯受不住了,几近四肢着地地挪到墙边。可千玺却还是不肯停下。
   我看着镜子里的他,同样盯着自己,双眼通红。
 
   我忍不住开了口:“千玺,停会儿吧,喝口水。”

   我看到他停下了动作,露出梨涡往门的方向看去,接着脖颈猛的一僵,梨涡缓缓消失。
   他拖着步子,走到了角落放着矿泉水的箱子前,拿起一瓶,又拿起一瓶。然后转过身,将一瓶往空气中一递:“刘……”
   “咚”矿泉水很用力地砸在了地上。

   王俊凯忍不住将脸埋进了手里,我的视线再次模糊起来。

   那团深色的影不知静止了多久才开始移动,一点一点地挪到我眼前。
   我随手抹了一把脸,面前的易烊千玺抱着膝盖坐着。
   他抬起头,目光空洞。
  
   他问:“凯哥,源哥,我该怎么办?”

   听到易烊千玺叫我“哥”,我就知道他是彻底慌了。我也彻底慌了,下意识去看王俊凯,他却也是一脸无措。

   那是易烊千玺第二次叫我“哥”。
   他这辈子每一次叫我“哥”,都是因为一个人。
   刘志宏。

   我想起了易烊千玺第一次叫我“哥”的傻样,涨红着脸问我刘志宏的喜好和其他我知道的一切。
   我和老王当时都笑的喘不上气。

   可这一次,我们都没了笑的力气。

   “千玺……”我哽咽着开了口,“为什么上次你说你只打了两个电话?”
   他的目光望向门,像是期待着谁的出现:“有个傻子说,事不过三,他打给我的电话到了第三个就必须接。我当时问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他告诉我,有人在书上看到,男主给要离开的女主打电话,第一个、第二个他还能说服自己对方可能被一些是给耽误了,但到了第三个就不敢再打了。”
   “打了第三个,我就骗不了自己。我就会知道,他是真的走了”

   “你打两个就怂成这副德行,老子可是打了一百五十七个。”我红着眼睛骂道。
他也红着眼睛骂回来:“王源你有病啊,打了几个还数着。”
    红眼睛三号王俊凯回道:“他打算打了几个,下次等刘志宏回来,两倍的数打回去。”
 
   易烊千玺望向天花板,笑了起来,却依旧挤着眉,刘志宏看到了肯定会说他这样子丑的一逼。
   他说:
   “王源,你打他,是要我的命啊。”
   “你打他,我自然会替他挡着,痛都在我身上。”

   “若我不让你挡呢?”我问。

他说:
“我还是会痛,更痛。不止身上,还有心上。”

“所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王俊凯问。

他缓缓将目光收回,缓缓望向我们。目光平静,却有着近乎狂热的执著与坚定。
他开了口,语气随意如之前说“我陪刘志宏去买抄手”一般。
他只说一个字。

“等。”




  



温山淅雨

Chapter2  面基?

“本来只是想去图书馆伪认真一下,没想到竟然能碰到江男神耶!而且男神好像好几次都在往我们这边看!想想就好开心耶!哎呀,男神真的就是‘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还要靠才华’的存在啊!尔尔,你说对吧?”

  柳清润闭上了嘴,等待着身旁好友如往常那般的吐槽“汝等智障这般花痴,汝男票造吗?”,但这次回应她的,只有步子落在青石板路上的“哒哒”声,以及某人抠着手指,嘴里嘟囔着的像念咒一样的声音。

  柳清润侧过头,脸上一副“朕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你”的表情。然而她的目光攻击被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宋温尔一一挡回来。柳卿润感觉自己的愤怒之魂正在熊熊燃烧!正要发作之时,宋温尔却先她一步尖叫起来,吓得她猛一哆嗦,到嘴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宋温尔!你发什么神经啊!”柳清润好久才缓了过来,皱着眉看着身边一脸生无可恋的宋温尔。
 
  “清润,”宋温尔转过头来,双目含泪,眼圈通红,像是遭受了莫大的打击,“怎么办,我好想死啊。”

  柳清润脸上露出了法式微笑:“前天你的蛋糕被老大吃了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

  宋温尔无力地摇了摇头,苦笑着望向45°的天空:“不一样啊,这次不一样。”

  柳清润感觉到她的状态真的有些不对,慢慢收起玩笑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到底怎么了?”

  “我的……”宋温尔深吸了一口气,“我的基三里的时间又快没了……”

  “……”

  “是不是很让人绝望?”

  柳清润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感觉自己的洪荒之力再也控制不住了。她抬头,脸上缓缓地绽开了微笑,温柔地对宋温尔说:“宋温尔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宋温尔一脸生无可恋地飘回了宿舍,一声不吭地直接坐到了电脑前,打开了基三。老大见听到关门声,从床上抬起头,第一眼就看到了脸色苍白,在电脑屏幕光的映照下,女鬼一般的宋温尔,吓得又倒回了床上。
 
  陈桉皱了皱眉,小声地问柳清润:“尔尔怎么啦?像是受了很大打击似的。”老大唐雨晨跟着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柳清润左手轻抚着早已握成拳的右手,脸上似笑非笑:“是的,打击可大了。她的基三,时间又快没了。”

  “……打她的时候请叫上我。”

  “……还有我。”

  然而此时面对着的电脑的宋温尔默默地跟在师傅身后打怪,然后默默地跟在师傅身后捡装备,默默得连她的师傅都感觉有些奇怪。

  电脑页面弹出来一个聊天窗口。

  师傅:徒儿你今天怎么那么安静?遇到什么麻烦了?让为师开心一下!

  约指一双银:师傅!……徒儿的又没有时间了啊啊啊啊啊啊最近又穷了怎么办啊啊啊啊。

  师傅:无事,为师帮你充!

  坐在电脑前的宋温尔看到这句话眼睛瞬间就亮了,手打起字来也格外有力气。咳咳,但是我们的宋同学是根正苗红的好孩子,从小就被粑粑麻麻教育不能白要别人的东西。于是思考片刻噼里啪啦地打下一串字。

  约指一双银:多谢师傅!但徒儿是一个正直的人!所以……师傅你有啥需要我帮你的吗?

  电脑屏幕很久都没有弹出对方的话,宋温尔无聊地移动着鼠标。长衣飘飘的长歌女子在同样长衣飘飘的苍云男子身旁绕着圈圈。

  终于,窗口终于再次弹出,宋温尔一看生生地把刚喝的水给喷了出来。

  师傅:帮忙就不用了,但确实有事找你。你也在B市吧?周末出来面个基吧。

我停岸等候许久,却发现他已上船微笑挥手

*关于……刘志宏发的微博
让我发个文吧……

*千玺视觉

〖他脸上阳光很暖,〗
〖他写下再见时一脸笑容,〗
〖我却想哭的要死。〗

以下正文:
 
  “多多多多。”楠楠看着拧着眉头盯了手机屏幕良久的千玺,嘟着嘴戳了戳他的脸。

  千玺回过神来,勉强地挤出梨涡:“楠楠乖,自己先玩一会,哥哥有事情。”

  楠楠乖乖地点了点头,爬到一边自己玩起来玩具。

  千玺看了楠楠,捏着手机走到阳台。热浪扑面袭来,他却第一次毫无感觉,反而觉得寒气入骨。之前总觉得这样的描写太过夸张,到了自己身上才发现是真的。

  他深吸一口气,点下通讯录里“刘宏花”这个名字。没有想象中的漫长等候,耳边很快响起那个微哑的声音“喂,千玺”,反而让他措手不及。

  他愣了很久,反应过来时用力用手捂住了嘴,奋力吞下了喉咙中的哽咽,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放轻松:“喂,志宏啊,我想看看你。”

  “不要。”手机那头回应的飞快且果断,倔强得让人心底一软,然后痛的无以复加。

  千玺拼尽全力让自己不要表现出自己的难过,拼尽全力微笑,仿佛手机那头的人能看见:“乖,让我看看你。”

  终于手机的屏幕出现了那张脸,那个人背靠着墙壁,似乎蜷缩在墙角,他冲他露出酒窝,笑得像个傻子,像一个叫天宇文的傻子。

  傻子说:“千玺,我没事。”

  世界上最大的谎言,就是“我没事。”

  千玺终于抑制不住了,他冲他咆哮着:“刘志宏,你是当我傻,还是当我瞎。”

  他不傻,他不瞎,可是他真的好没用。他会那么多,却没有一样能帮到眼前的人。他突然想起之前刘志宏给他看的同人玛丽苏小说,里面的自己总是钱多的要死,手一挥就能买下一个公司。

  当时他只觉好笑,现在竟如抓住救命稻草那般想,如果自己真的是那样,是不是就能指着刘志宏说,给他最好的资源,让他红!

  可是,张开手掌,稻草不过是幻想。

  他沉入无底的海中。

  他抬头,嘴唇颤抖的看着面前低着头的人,那人突然抬起头来看他,淡淡地说:“千玺,对不起。”

  千玺身子一震,瞪着眼睛看着他:“刘志宏,你说什么?!”

  刘志宏冲着他微笑,却红了眼眶,重复道:“千玺,对不起。”

  为什么要对不起?对不起的人明明是我!公司对刘志宏的态度,他就算再迟钝,光是网上的话,他也能感觉出来。

  可是他能怎么办?

  他一个微笑就能让粉丝尖叫,却无力让公司改变想法。

  他知道公司内部的人叫做商人,可是面对一个孩子为何就不能多一点点温柔,就多一点点。

  可是他该怎么办,他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孩子。

  “……为什么说对不起?”他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对不起……没能遵守好我们的约定。”手机里的人依旧笑着,却有两行泪从他颊上的酒窝流过。

  他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约定。

  那个难得的假期,他们关了手机跑到一个小小的水乡。那里的人吴侬软语,没有知道易烊千玺和刘志宏。

  他们在夜晚向乡中人借了船,在河上泛舟。他们躺在舟上,任其摇摇晃晃到不知何处。他谈他的演员梦,他谈未来的TFBOYS,他说到兴奋的地方差点蹦起翻了船,一改平日里的高冷模样。

  这时,他转过头来,露出酒窝,

  他说:“我陪你。”

  他愣住了,呆呆地看着他的眼眸。

  他看到了,最美的星空。

  他想,小王子终于找到了他的星星。

  他以为他的星星会和他一起明亮到熄灭,可是现在,他的星星已经失去了光芒。

  那天,他们聊了许久,直到深夜才下了船。两个人并肩走着,他突然发现似乎身旁的脚步声停了下来,他回头,看到他正系着鞋带。

  他就这么静静地等着,看着他,看着还未褪去孩子感的圆润的手指灵巧地在鞋带间穿梭着,看着他抬起头看向自己,看着他现出酒窝冲自己跑来。

  每一次,他都这么静静的等待,他知道他会来。

  可这一次,他停岸等候了许久,

  却发现他已上船微笑挥手。

  他说,再见。

  千玺回过神,他看着面前努力微笑的人,极尽温柔开口,似在害怕惊扰了他:“志宏,再见,是会再次相见,还是……再也不见。”

  刘志宏的酒窝终于支撑不住了,他茫然地看着他,似乎没有发现脸上有泪在划,喃喃着:“我不知道,不知道……”

  “刘志宏,”千玺打断道。

  刘志宏抬头,睁着泪眼看他,倔强与坚强早已消失,只留一脸的挣扎与茫然,让人的心先是一软,再是疼的无以复加。

  “刘志宏,”他重复着他的名字,抿嘴现出梨涡,泪水却也跟着落下,

  他说,这一次,换我陪你。

  不离不弃。
 
 

#手机里的男朋友#
么么哒!
我家的!

关于刘志宏喜欢的异性

*一个突然的脑洞
*一个短小无力的段子
*一个智障的写手
*不喜勿喷(づ ̄3 ̄)づ

★以下正段

  刘志宏的同桌小A(一个随便的名字)是一个比女生还要八卦的存在。

  所以,离他最近的刘志宏同学就成了被他最经常提问骚扰八卦的对象。

  比如现在:

  “哎哎,刘志宏你有喜欢的异性吗?”

  刘志宏脸不红心不跳(每次写的心不跳就会觉得很奇怪……)地脱口而出:“有啊!”

  “谁啊谁啊?”刘志宏感觉两道激光直直地射在他的脸上。
  
  刘志宏转过头冲他笑出来酒窝,欢快的说道:“老干妈啊!”

  小A顿时一副吃了【吡——】的表情,瞪了他一眼就抓起书包走了。这让我们的南岸少主十分开心,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教室里笑得像个偷吃了糖果的小小孩。

  就在此时少主中二的手机铃声响起,心情愉悦地连来电人都没看就直接接起:“喂?”

  “刘志宏啊,”那个很熟悉很好听的声音清晰地在耳边响起,尾音习惯性地微微上扬。等等,这个声音怎么好像就在身后……

  刘志宏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幻觉,幻觉,一定是幻觉!刘志宏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转过身去。

  “千玺……”刘志宏怂怂地冲他笑了笑。
 
  易先森并没有回应他,挂断了手机,带着梨涡一步步地向他靠近,刘志宏忍不住捏紧了书包带字,小心地咽了口口水。

  脚步声停下,刘志宏抬头,正好对上那双棕色的眸子。面前的人就这么看着他,缓缓伸出手撑在刘志宏的桌上,将他环抱。

  “你喜欢的是老干妈?”声音低沉,好听得让人发颤,呼吸轻轻地喷在刘志宏的脸上。刘志宏低下头,挡住了脸,只剩发红的耳朵尖。

  “千玺,不是啦……”

  “刘志宏喜欢的不应该是易烊千玺吗?”声音里满是委屈和撒娇的意味,刘志宏抬起头,眼前的人微微嘟起嘴,一副“我受了全世界的委屈”的样子。

  刘志宏扶额:“易烊千玺,你和老干妈吃什么醋啊?”哭笑不得。

  面前的人收回手,嘟着嘴冲他“哼”了一声,表示“您的男盆友傲娇烊已上线”,便头也不会地走了。

  刘志宏连忙收拾起书包:“哎哎,易烊千玺你等等我啊!”

  跑到走廊,发现那个人真的没有等他。刘志宏嘟了嘟嘴,摸了摸鼻子,哎呀,不会真生气了吧?

  刘志宏回到家后,看到餐桌上留下的红票子就知道老爸老妈晚上又要加班了。叹了口气,往厨房走去,果然康师傅和老干妈对我才是真爱。委屈地吸了吸鼻子,打开橱柜门,咦,我的真爱呢,呸,我的老干妈呢!

  刘志宏不敢相信地伸出手摸了摸,竟然摸到了一张纸条,上面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字:

小傻瓜:
  你的老干妈被我没收了!省的你俩日久生情!
               表示正在吃醋伐开心的易烊千玺

  伐开心个蛋啊!拿走了我的老干妈你还有理啦!正打算拿起手机去质问他时,门铃响了。

  没了老干妈的南岸少主扁着嘴,很用力地跺着步子去开门。门一打开,就看到那双温柔的眸子和浅浅的梨涡。

  本就满怀怒气的少主看到他瞬间炸毛,伸出一只手指着他:“我的老干妈呢!”

  易先森也不恼,拉住他伸出的那只手用力带进怀里,揉着他软软的头发,安抚着炸毛的小动物。忍不住弯了眉眼,深了梨涡,用很好听的声音说道:“乖,我就在隔壁呢,吃什么方便面配老干妈。走,我妈给你准备了饭和一大桌子的菜。”

  小动物从他的怀里抬起头,红着脸,别别扭扭地“哼”了一声。

  易先森扬起嘴角,脸上笑意更浓。

  哎呀,你怎么那么可爱,让我那么爱呢?

 
 

温山淅雨

*基三新手+写文新手,不喜勿喷
*非同人,现实 关于基三内容并不为主,望谅解
(づ ̄3 ̄)づ

★我是很短的Chapter1(>﹏<)
 
  远处,黛色青山朦胧在烟云中,湖光似美人眸中的柔波,水软山温,笼罩在微雨之中,雨声淅沥,声声落入心底。
 
  湖旁,有人长衫白袍,静立远望,目光飘渺。
 
  忽见那人脚下微移,再定睛时,远处已空无一人。
 
  而身后,响起了满含笑意的男声。
 
  “徒儿,你来晚了。”






*全文非古风哈ฅ•̀∀•́ฅ

@庭毂 带我入圈的爸爸